当代人物网-中国行业精英大型门户网站

当代人物网-中国行业精英大型门户网站

当代人物网 : 专注精英人物报道
当前位置:右侧图片 网站首页 > 文学星空

伤逝与新生 流变中的漠河

时间:2019-08-24 21:58:08来源:当代人物网作者:阮金思点击:
 文|阮金思    走过了漫长的历史岁月,漠河可谓风雨兼程,走过一程又是一程。而烟雨中的漠河有着斑驳的伤逝,也于流变中有..


7973596_211620429167_2_副本.jpg 


文|阮金思


    走过了漫长的历史岁月,漠河可谓风雨兼程,走过一程又是一程。而烟雨中的漠河有着斑驳的伤逝,也于流变中有着新生。

    出于对漠河的良好意愿,有关部门将鲜卑人创建北魏王朝,中俄签订《尼布楚条约》和雅克萨之战,都统统写进了漠河的宣传片中,这会令人想象着漠河与国家重大历史事件的关联,以及烟雨中的脉动。

不过,以现代版本来看漠河,可以追溯到1860年,即鄂伦春人在此狩猎、繁衍与生存。

但这不是漠河的人文起点,因为历史中的鄂伦春人,达斡尔人,蒙古族的先民、室韦人,早就在大小兴安岭和外兴安岭这一带生活了千年万年,游牧与游猎。虽然没有文字方面的记载,但大兴安岭岩画是不争的史实。

清朝对于边塞的重视与管理,主要通过驿站来传递重要信息。漠河最北部的洛古河,就是第三十五驿站,这有历史考证。但先前与外民族之间的纷争,后来的国土流失,则会令人在历史烟雨中吟唱悲歌。

从殷商时期出土的甲骨文表明,古代传递信息主要是在兽骨上刻字与记事。到了周朝,通往疆域的信息则靠烽火台及邮驿来进行传递。至汉朝,每30里置驿,由太尉执掌,驿站成为了传递信息、官员途中休息、食宿、换马的场所。元太宗时期,驿站得以强化和盛及。延至到了清朝,则有“马上飞递”、“六百里加急”和“八百里加急”的说法。可谓是边塞烽火,硝烟滚滚。

因而,驿站是漠河的历史见证。但很遗憾,在漠河,还看不到前朝驿站的烟火。不过,我相信,不久的将来会有那么一天,会有那么一个人或一些人,用百年之前的驿站烟火取代如今的漠河江边的篝火。

从近代史上看,漠河最有名的历史遗迹应是老金沟,这在作家魏树山的长篇小说《漠河往事》中有过叙述,金匪与妓女,搏杀与死亡在这里交替上演。

现在,老金沟已经被演绎成了“胭脂沟”,但这很不确切,不是漠河的历史真实。那是带有民众与帝王权贵们的深深怨恨,以及某种渴望国家富强的民众情绪的宣泄,进而使老金沟被演绎成“胭脂沟”,这绝非正史。

那么“胭脂沟”的由来又是怎么回事呢?不外乎说,老金沟淘出来的金子是被慈禧太后换成了胭脂,甚至老佛爷身边猫养的猫,加上脖子上的金制铃铛就值千万元。

因而,老佛爷在粉饰褶皱与沧桑的脸蛋的同时,祖国江山却渐渐弱化,国土丧失,而民怨沸腾。

实则是不然的,就算清朝六宫粉黛统统都在涂抹着胭脂的话,进而来取悦帝王们的欢心,那也是花不了几个金钱的。而民众与帝王们的怨恨,以及愤怒情绪上的倾泻,但终究不是慈禧太后将老金沟出产的黄金换成胭脂的事实。

回头看,大清之所以丢失部分国土,特别是160万平方公里土地被俄掠取,也皆因为女真人起兵长白山之后,特别是灭明建清之后,长白山脉被视为皇家“龙脉之地”,也绝不允许广袤的森林与边塞屯兵屯田。

因而,大小兴安岭,以及外兴安岭一带都成为了皇家的“狩猎场”。因为边塞地缘广袤,人烟稀少,加之国土长期疏于管理,又不断的遭遇外敌入侵,最终是导致了大片国土的流失。故创建疆域最为广大的元朝帝王努尔哈赤,也会在黄土之下发出阵阵的哀鸣声。

可见,皇权不加限制的特殊地位与特殊待遇,以及井蛙观天,闭关锁国,妄自尊大,是满足于顶礼膜拜和落后的农耕文化,才是国家工业文明落后、外强入侵、国土沦陷与流失的根本原因。

现在,漠河已经旧貌新颜。这个边塞之地,已然是成为了游客们的休闲度假的圣地。

每到夏季,体验白昼,以及观看绚丽多彩的极光上演的人会很多,无论是铁路、还是航空,以及公路运输,都会变得十分繁忙。自驾游,“骑行天下”,团队旅游,也都十分的火爆。

因为“南有三亚,北有漠河”,不一样的自然景致,会满足不一样的心理需求。

漠河的美是壮美,是美在大山,美在大江,美在广袤的森林,尤其是没有污染的自然环境,以及带有甜甜味道的负氧离子,都很值得人们休闲游览与深深呼吸。

包括著名的乌苏里湿地,黑龙江第一湾等自然天成的景观,都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力。天是那样的蓝,森林是那样的绿,山河是那样的壮美,心情是那样的舒畅,绝对比肩于天堂。

此外,漠河“找北”的主题文化也很吸引人。期间,一个个历史时期的“北”字碑文,隽永极致,就矗立在黑龙江南岸的草坪之上。

不过,已经泛化的“找北”主题,也会带来一些不同的情趣。比如最北一家人,北极支行,最北金融机构,中国北极村圣诞邮局,北极饺子馆,最北哨所,甚至北极村升格为北极镇等等,都深深的吸引着游客们的目光。

其中,中国北极村圣诞邮局的业务非常红火,8角钱的明信片,要20元邮递费,落笔之后,寄给远方的亲人,就有了收藏的价值。显然,这里不是北极。

冬季里的漠河会别有一番景致:卧雪千里,森林与大山都在大雪的重压之下,天地之间闪着银光;呼啸的朔风,会裹着雪雾,直往你衣服领子里灌;暖流与寒流的交汇,会使这里变成童话般的世界;大雪形成的树挂,会重重压弯一棵棵白桦树的枝头;汽车拉力赛就在这冰封的黑龙江江面上追逐与驰骋,会掀起一阵阵雪浪,很是梦幻迷人;冬捕中的黑龙江会吸引游客们在极寒的天气里观看,而千条万条的鲜活的品种多样的鱼儿会被拉出水面,也吊足人们的胃口;还有年轻的女孩子们,在冰天雪地里穿着三点式,在高高竖起的钢管上轻盈起舞,在表达力与美的瞬间,也渴望与竞技中力争“头名”。

每当春天到来之时,姹紫嫣红的杜鹃花漫山遍野,一片连着一片。这时候的漠河,已然成为了鲜花的国度。

夏日里的柳兰会开在森林中的道路两旁,那些紫色的小小的花多,又十分的鲜亮,也十分的娇媚,枝条纤细,身姿轻盈。忽一阵微风吹来,柳兰会变得婀娜多姿起来,柔漫至极,也美丽至极!

 

    作者简介:笔名再呆,菩提圣树,黑龙江大学经济学硕士,做过知青,铁路工人,路局党办主任,铁路分局党委书记,黑龙江作协会员,中国铁路作协会员,凤凰网签约作家。发表过长篇小说《鹰巢》,《鹰巢2》,《名模之死》,《飞地之狐》和散文集《鸿爪处处》。


   责任编辑:廖云新



标签:   当代人物网 阮金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