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人物网-中国行业精英大型门户网站

当代人物网-中国行业精英大型门户网站

当代人物网 : 专注精英人物报道
当前位置:右侧图片 网站首页 > 文学星空

往事已成云烟 木兰的记忆

时间:2019-10-06 19:22:24来源:阮金思作者:点击:
好友从北京回到故乡来,我到木兰去看他,他提议到鸡冠山走走。我第一次听说鸡冠山,也第一次到木兰。鸡冠山地质公园位于木兰县境内,小兴安岭余脉。节日中,这里..

    

   3b2a97fb0f0865b_size71_w822_h548_副本.jpg 


 阮金思


好友从北京回到故乡来,我到木兰去看他,他提议到鸡冠山走走。

我第一次听说鸡冠山,也第一次到木兰。鸡冠山地质公园位于木兰县境内,小兴安岭余脉。节日中,这里的游客云集,有些嘈杂,无序,松花江水就在远处的山角下是静静的流淌,于温暖的秋阳中。

朋友说,木兰呈C字型分布。解放前,这里闹土匪,打家劫舍。许大马棒的军师经过这里,说,木兰三面环山,一面向水,稻米飘香,风水宝地。

如今,座山雕和许大马棒等一些土匪都已经成了解放军剿匪剧目中的历史人物,不时出现影视剧中,作家曲波的长篇小说《林海雪原》,就像东北土地改革时期的周立波的长篇小说《暴风骤雨》一样,记载了那个年代的生活。

于历史的脉动中,一些达官贵人,财主老财,都看中了木兰的风水。终老之后,长眠于此,也是期望代际间的不断兴盛,子孙们万福。

但文革期间,坟墓被挖。可见,凡人终究不知风水轮流转,于政治的跌宕中,凡事难以预料。而那些被挖祖坟的子孙们,也难说其中的因由。

前不久,木兰跨松花江大桥贯通,这里人们出行不再依靠摆渡。另外,高铁站点就在半小时的交通圈内,可谓方便之极。

因此,交通便利的木兰有了新的变化,鸡冠山成为了哈尔滨的重要旅游景点。每到假日,游客络绎不绝,在这里休闲消费,木兰在渐渐走向繁荣。

此时,温暖的阳光打在了鸡冠山上,茂密的松林中处处折射着斑驳的光影,好一幅晚秋时节的美丽景象。不过,树木的叶子稀疏,脚踏在便道上的枯叶会不时发出清脆声响。

于是,我想到了唐代诗人贾岛,《忆江上吴处士》中的一句:“秋风生渭水,落叶满长安”。因而,又联想到木兰此时的景象,堪比长安,心中不免有淡淡伤感,因为山林中一片萧瑟的景象。

但此时的鸡冠山不完全是落木萧萧的图景。在山湾处与缓坡上,有泛黄的成片的低矮的树丛,叶子被冷霜打过变成金黄,也有紫色的,红色的和粉色的叶子,于秋风中摇曳而劈啪作响,不知不觉中,冷霜使它们变得好看起来。

因而,又有感于了印度诗人泰戈尔的《飞鸟集》中的诗句:“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但需要说明的是,鸡冠山的秋叶不同于印度的秋叶,不是静美,而是风沥中的舞美。因为寒流带来了冷风,正在穿过阿尔泰山的垭口向这里疾进。

朋友告诉我说,鸡冠山的树木种类很多,大多都是经济林,红松,落叶松,山桃,黄玻璃,辣木,色树,柞树,白桦树,都是上好的建筑材料。尤其红松,很是名贵,树木中的极品。因为日本人侵略中国带来了浩劫,这里的红松难以成林,不再是原始森林了。

我知道,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日本占领东北,将整个东北林区的红松林砍光,通过新泻港,再转运到日本各地。

不过,余下的红松虽然稀落,但傲骨铮铮,挺拔而立,在见证日本军国主义的历史罪证。

朋友说,鸡冠山的动物品类有野猪,梅花鹿,棕熊,猞猁,狍子,野兔,野鸡,野鸭。

小的时候,我经常到山里来捡些橡树果。因而,每年都有人在山里被熊瞎子舔过,进山是有危险的。我姑父当过兵爱打猎。因为政府管制不让狩猎,他偷偷地进山。猎到动物害怕被人看见,就将野猪什么的埋在雪里,再乘夜色或没人的时候背下山去,过年时,就有了肉吃。

一次,他猎杀了一只梅花鹿,将梅花鹿开膛破肚,鹿心血喝了。半个月内,一口好好的牙齿,全部掉光。从此,他不再狩猎。

可见,补品需缓,猛药有害,欲望要适度的控制。否则,即便美女而使脸部过度的铅华,也会有重金属残留的危害,于不觉中毁掉姣好的容颜。

另外,朋友说,这里曾是赵尚志等抗日英雄们战斗过的地方,还有巴彦、五常、宾县、珠河(尚志市)、依兰、汤原和佳木斯一带。但可惜,赵尚志将军没有死在日本人的枪口之下,却惨遭叛徒背后射杀,最后牺牲在佳木斯宝泉岭一带的伪警署内,这是民族的悲哀。

朋友说,同是中国人,为什么不能枪口一致对外呢?

是啊,为什么不枪口一致对外呢?就像今天香港的黄之锋之流,为什么要摇尾乞怜的求什么外国的庇护?难道他们的血脉中流淌的不是中国人的血?而与叛徒的猎杀,我们的民族还没有完结。

可见,汉奸不会根绝,民族需要警惕。

在回程的路上,朋友说,在近代文明与现代文明的交替中,木兰不小心丢失了一些东西。

比如说。

在我小的时候,有江边篝火,有冬季捕鱼,有正月十五的“滚冰”。

哦,“滚冰”?

“滚冰”会带来好运,会身体健康,会风调雨顺。那个时候的“滚冰”仪式,要哈尔滨市副市长专程来主持,好不热闹,人山人海。如今,这种景象没有了。

哦,可惜啊“滚冰”未必科学,但就是个乐子,民俗需要延脉与传承。因为人类在拜物教中,崇拜图腾,这在全世界来说,都是旅游业的看点,也不必当真,就像风水宝地中的坟墓被挖一样。

冰,可以继续的滚;但坟墓,就不要盗了。立于风水宝地,的确需要枪口一致对外!

这就是黑龙江的木兰,往事已成云烟,但需要记忆。



标签:  当代人物网 阮金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