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人物网-中国行业精英大型门户网站

当代人物网-中国行业精英大型门户网站

当代人物网 : 专注精英人物报道
当前位置:右侧图片 网站首页 > 创业明星

白鸦:身有“匪气”的创业者

时间:2019-01-31 01:44:10来源: 当代人物网作者:李迎点击:
 白鸦,人如其名,是不按套路出牌的人。因为喜欢乌鸦和白鸽的故事,他给自己取了个网络ID叫白鸦,并以“不自由,毋宁死”为座右铭;因为向往互联网的自由,他..


195837045.jpg

 

白鸦,人如其名,是不按套路出牌的人。


因为喜欢乌鸦和白鸽的故事,他给自己取了个网络ID叫白鸦,并以“不自由,毋宁死”为座右铭;因为向往互联网的自由,他自学成才被百度、支付宝等巨头破格录用;因为骨子里爱折腾,他屡屡冲入商海在虎口中觅食。

最近,又因为一段过于“真实”的讲话,白鸦和他所执掌的有赞,陷入舆论漩涡中。

不久前,有赞在杭州黄龙体育馆举办6周年年会,作为创始人兼CEO的白鸦讲了一席话,未曾料到,就此掀起轩然大波。

在会上,白鸦宣布有赞未来将执行996工作制(正常工作时间是每天9点30分到晚上9点。遇到紧急项目,一周工作6天,每天工作时间会更长),在谈论“如何平衡工作与家庭”时,他引用华为掌舵者任正非的一个段子(李玉琢跟任正非说陪不了家人要离职,任正非回复说“干嘛离职,你可以离婚啊”),由此引发大量员工的不满以及网友的谩骂,甚至有人喊话劳动监察介入调查。

随着事情越演越烈,在1月27日,白鸦发文《只是聊聊,enjoy》逐一回应,他称自己只说真话,不绕弯子,“几年后回头看,这次绝对是好事,因为让社会上更多人了解了有赞文化……”

而杭州西湖区劳动监察中队今日则表示,“加班要员工同意,每天加班不能超三小时,他们真的实施了可以投诉,我们去看是否违法,如违法会要求改正。”

 

关于白鸦回应“996工作制”的原文,在此不一一赘述,今天我们来聊聊白鸦其人其事。


HmrC%3DA5ElWoVsIvu9vwNm3Ena3ofpXLngoMyPe0frvoIB1531460262652.jpg

 

如果用两个词去形容白鸦,应该是彪悍和“匪气”。


他留着寸板头,棱角分明,说话时犀利的眼神不时飘向对方,透露着原始的野性;说到兴起时手舞足蹈,额头上的伤疤赫然可见,藏着年少轻狂的往事,又让他身上多了几分彪悍和“匪气”。

爱喝酒也能品茶,像极了古龙笔下的人物,“骑最快的马,爬最高的山,吃最辣的,喝最烈的酒,玩最利的刀,杀最狠的人。”

与他熟稔的朋友应杭艳说,“他现在长得好看了一些,以前呀,带着一股匪气。”

早在2011年2月的时候,他与当当网CEO李国庆有过一次“较量”。当时白鸦在微博上预言李国庆和俞渝的婚姻撑不过几个月,并摆下赌局,输了就在杭州黄龙大排档摆流水席请所有转发微博的人吃饭。白鸦也曾在某次采访中透露,非常欣赏拼多多CEO黄峥,理由是“终于找到了一个和我们一样用最底层的思考做事情的人,一样从不解释,一样埋头做自己事情。”

5fa7e0d90e5c2d55c9a988dd070d3be0_副本.jpg

 


俗话说,三岁定八十。白鸦身上所表现出来的彪悍和“匪气”,源于他的生长环境和早早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经历。

白鸦原名朱宁,出生在河南信阳光山县一个并不富裕的家庭,靠着当民办教师的父亲养活一家人,从小做着放牛、打猪草、割稻谷的农活。

7岁那一年,有一天放学,一个同学说他们村有人结婚准备放电影,在那个娱乐极度匮乏的年代,少年白鸦非常想看,但两村之间距离六七里地,中间还要路过两个坟地,这搁很多人身上可能就打退堂鼓了,但白鸦是那种认定了一件事就一定会干的人,“我要干一件想干的事,我怕我也得干,我会想尽办法给自己壮胆,反正他妈的要把这事给干了。”

于是,他摸黑带上树棍和一个陶瓷盆,一边走一边敲,一路敲着过去。直到现在,他还记得那部电影的名字,叫《龙云与蒋介石》。

后来不知是家庭原因还是本身不爱读书,高中时白鸦曾辍学过一段时间,跑去做流动摊贩、建筑工地提灰桶。后来,他跑去读艺术中专学设计和河南电大上大专学电脑,有一次与人打架,拎着啤酒瓶撵着七个人满学校跑,额头上的疤痕就是那时候留下的。

2003年,21岁的白鸦,因为一场失恋,撕掉自己所有的存折,跑到北京“北漂”并誓言“六年只做互联网设计”。

幸运的是,闯荡3年后,在一次行业会议上,只有大专学历的白鸦结识了百度设计总监郭宇,受到对方赏识并被破格录用进入百度,那时候以72美元每股的高姿态登陆纳斯达克的百度,正如日中天。

在百度一年,他先后参与了近十个项目,其中包括百度统计、百度收藏、百度嗨等产品。“在百度之前我真的是一个设计师,在百度之后我才开始走向了产品设计。”白鸦说。从百度出来后,他加盟支付宝,又以首席产品设计师的身份,体验了一把“在中国电子商务的象牙塔的最顶端”翱翔的滋味。


20161202011650428.jpg

 


白鸦身上,有着很浓的“阿里味”。这种“阿里味”,后来也被他带到有赞。

2012年11月,白鸦从前端导购类网站“逛”的失败中吸取教训,在李治国(口碑网创始人)的建议下,抓住移动购物端创办口袋通(有赞前身),刚开始的主要业务是,帮助商家在微信上搭建销售平台和管理粉丝。

很长一段时间里,有赞都笼罩着“微信会封杀有赞,有赞会颠覆阿里”这样的论调,对此,白鸦澄清,“我是做工具的,和谁都不冲突”。

2018年5月,一场场厮杀下来,有赞与港股上市公司中国创新支付合并,并顶着“微信生态第一股”的光环赴港完成上市,此后公司更名为“中国有赞”。

从《只是聊聊,enjoy》一文中,我们可以看到,有赞的愿景是“致力于成为商家服务领域里最被信任的引领者”和“持续作一个enjoy的组织”,有赞的考核方向是“聪明、皮实、有要性”,此外,有赞还有三种“规矩”:约定、红线、共识。

愿景、皮实、红线这样的字眼,满满都是阿里的“影子”。

值得一提的是,创办有赞后,回想起在支付宝听彭蕾开长会时的情景,白鸦不再觉得无聊和政治化,而是承认,“彭蕾这种做法牛逼!我在阿里的时候不觉得使命、愿景、价值观、组织等是多么重要的事,那就是一个政治工具。当我做了三四年公司之后,我才意识到他有多重要。它是企业的根基。”

于是,他开始喜欢开长会,甚至有时候通宵到第二天中午,他认为要所有人都参与才可以不仅知其然还知其所以然。

对自由的认知,白鸦也有了不同的看法,从打工阶段的“喜欢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到创业初期“不喜欢做什么就可以不做什么”,再到如今贵为上市公司CEO时“为了大局,必要时可以妥协”。

 

只不过,在公司决策上白鸦依旧强势。他定下三个原则,一是目标一定由他来定,二是整个大团队利益分配必须由他来主持,三是尽可能发挥每个个体的能量,在山顶上掌握信息最多的人来决策,而不是少数服从多数。


psb (5).gif


  本栏目约访热线:159-8815-2288


   责任编辑:廖云新



标签:    当代人物网 李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