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人物网-中国行业精英大型门户网站

|

当代人物网-中国行业精英大型门户网站

当代人物网 : 与人物 共非凡
当前位置:右侧图片 网站首页 > 商界骄子

今日头条张一鸣:守得云开见日出

时间:2017-08-03 19:07:03来源:当代人物网作者:宗禾点击:
  今日头条的旧办公室,位于北京盈都大厦10楼。那时,张一鸣和100多位工程师挤在一起,和一个程序员没有任何区别:静静地坐在那,仿佛世界里只有电脑屏幕..

图片关键词

  今日头条的旧办公室,位于北京盈都大厦10楼。那时,张一鸣和100多位工程师挤在一起,和一个程序员没有任何区别:静静地坐在那,仿佛世界里只有电脑屏幕。


  只有在办公室吃烤翅时,他才流露出野心,“想起未来新办公室楼顶露台,应该可以搭烧烤。”


  1


  据说张一鸣的老家龙岩,只在1970年下过一场雪。


  高二的时候,张一鸣决定去一所靠海、离家远的综合性大学,而冬天必须能下雪。程序指令般清晰的条件,将他引向南开大学。


  去学校的路上,满眼破败。滨江大道就像小卖部一条街,5分钟才来一辆车;从校园到他们的宿舍,要骑20分钟自行车。


  大一的冬天,张一鸣看到人生第一场雪,激动很快烟消云散。


  他就读的微电子专业,做一个正弦波信号发生器,要在面包板上插半天,“有这个时间一顿晚饭都做出来了。”


  周围的人,热衷于打牌、喝酒、玩游戏。他们晚上到学院后马路吃烤串,周末则去翠亨邨吃水煮鱼。


  总之,大家用消遣打发大把时间。


  他尝试找回自己的节奏,转专业到软件工程。他写代码,看书,帮人修电脑,日复一日地在图书馆、实验室徘徊。


  电脑在大学里还不普及,张一鸣混迹“天津硅谷”鞍山西道,帮大家挑配件。同学聚会打招呼的方式一度是:hi,你的电脑还是我装的。


  因为会编程,张一鸣接到不少外包项目,大四时候每月收入两三千。和同学一起泡实验室熬夜后,他请大家去烤串,一周两三次。当时一起吃烧烤的人,后来相继加入张一鸣的公司,成了公司骨干。


  当年这个瘦弱斯文的理工宅男没想太多,他只想熬过漫长的寂寞时光。


  离开南开,张一鸣发现,图书馆和实验室里的寂寞,让他收获了耐心、知识和同伴。


  某种程度上,今日头条是这种模式的延续。


  繁华和热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繁华和热闹散场后,如何扛住寂寞。


图片关键词

  2


  从酷讯、饭否、九九房到今日头条,张一鸣屡败屡战。


  大学毕业后,张一鸣和师兄窝在回龙观居民楼开发软件。半年后,他来到酷讯,成为第一位技术人员,工号003。


  虽然只负责技术,张一鸣从不分该做或不该做,只要同事有问题他都帮助解决,他会讨论产品体验,也跟着公司销售总监见客户。


  工作前两年,张一鸣基本每天凌晨回家,回家后也在熬夜编程。他看过CodeBase中大部分代码,从负责抽取爬虫模块到负责整个后端系统,也从小组负责人变为部门领导。


  和张一鸣同期入职的,有两个清华计算机系博士,只有他在工作第2年,成为四五十个人团队的主管。


  张一鸣微博简介开头写着“逃逸平庸的重力”。他解释,那意味着变成超级赛亚人,然后继续不断练级。


  超级赛亚人是日本动漫《七龙珠》里衍生出来的概念。主角孙悟空在与BOSS弗利萨的战斗中,持续保持极度愤怒,最终变身为最强战士。


  张一鸣的职业生涯,因此充满跌宕的hard模式。


  酷讯之后,张一鸣短暂就职于微软。2008年,他接受龙岩老乡王兴的邀请,担任他的技术合伙人。


  酷讯大火又迅速瓦解,饭否网在巅峰时被关闭,后来的九九房也不了了之。


  2012年3月,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两年时间里,线下产品今日头条拓展了1.2亿用户,紧接着又在一年里翻了一番。


  在旁人眼里,早期张一鸣的职业生涯充满变数。但他明白,自己是在向更高级的形态进阶。


  “你看我始终没有切换过行业,也没有切换过工作状态,无非是在这个项目或者那个项目上。”


图片关键词

  

        3


  进阶的过程中,张一鸣总抓住关键问题。


  在酷讯时,张一鸣要订一张回家的火车票。他吃午饭时写了一个订票程序,半小时后收到短信提示。那时,很多人去火车站排队都难求一票。


  张一鸣总在思考,如何有效地发现信息。但最初的今日头条,并未得到所有人认可。


  2014年6月初,确认获得1亿美元C轮融资的今日头条,被《新京报》社论批评为侵犯了媒体版权。“装备精良的小偷”、“贪婪的吸血鬼”等指责随即在网上蔓延。


  今日头条高级副总裁柳甄曾评价张一鸣:一个特别不会说话的人。性格低调,闷声苦干,张一鸣并没有因此远离舆论场的喧嚣。


  张一鸣的第一反应是气愤和沮丧。他认为自己在给媒体导流,又没牟利,明明是件好事。


  他冷静下来,召开公司大会。很多同事都被派去做媒体合作,围绕版权事件与传统媒体沟通,每天与各个部门高管至少碰三次。


  他开始查找版权起源、利弊以及现行法律规定,又一次进入深度学习。


  张一鸣一直说自己是个“重度信息获取者”。上学时,他连报纸中缝都看。工作后,从五道口到万圣书园,盗版地摊、新华书店,走到哪里,他买到哪里。


  王兴经常跟人提起他的三个Kindle,张一鸣打趣回应:“我有五个。”


  时间回到2013年,今日头条创立一年时,张一鸣收到来自巨头的投资意向书。


  对方给出了很多诱人的筹码:大量的数据,比VC更高的估值,上亿的捆绑安装渠道,几千万UV的web流量,等等。接受这个建议,今日头条可以在半年内业务加速几倍。


  张一鸣想了整整一个星期,最终拒绝了。


  他觉得,不能因为一点点诱惑就放弃。毕竟在南开大学那么漫长的寂寞,他都熬了过来。

图片关键词


标签:   当代人物网 宗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