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人物网-中国行业精英大型门户网站

当代人物网-中国行业精英大型门户网站

当代人物网 : 专注精英人物报道
当前位置:右侧图片 网站首页 > 华人世界

马佐平:中国芯片让人“恨铁不成钢”

时间:2020-06-08 20:45:02来源:当代人物网作者:汪言点击:
“华为应该韬光养晦,不要老说自己是第一。”谈及近期“华为芯片危机”,美国工程院院士、中科院外籍院士、美国耶鲁大学讲座教授、微纳电子科学家马佐平,在采访..

“华为应该韬光养晦,不要老说自己是第一。”

谈及近期“华为芯片危机”,美国工程院院士、中科院外籍院士、美国耶鲁大学讲座教授、微纳电子科学家马佐平,在采访中给出上述评论。这位 75 岁的美籍华人,几十年来虽然身在美国,但一直关注着中国芯片。

美籍华人院士马佐平:中国芯片让人“恨铁不成钢”| 独家专访

图 | 马佐平(来源:受访者供图)

马佐平认为,任正非应该像邓小平一样,不要老说自己多厉害,应该闷下声来,好好提升芯片制造能力。

早在十多年前,马佐平就对相关部门献计献策,结果让他很失望。如果你在微信搜“马佐平”,出来的关键词正是“马佐平很失望”。

2014 年,中国集成电路进口额,已经超过石油进口额,并成为第一大进口商品。有关部门也痛下决心,一心要把中国芯片产业迎头赶上。同年,《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出台,1380 亿元的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建立(俗称“大基金”)。

美籍华人院士马佐平:中国芯片让人“恨铁不成钢”| 独家专访

图 | 《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相关新闻报道(来源:中国电子报)

马佐平心想,这是提建议的好机会,他让朋友约到 “大基金” 的总经理,并建议对方拿出哪怕 5% 的钱来做基础研究,虽然一时未必有收益,但 10-20 年必能见效。

可对方并未采纳他的建议,而是花钱买公司、建厂子。他透露,“大基金”曾想收购美国最大电脑存储芯片制造商镁光科技,遂购买大量该司股票,但这引起镁光科技的警惕,最后收购不了了之。

后来,“大基金”开始盖芯片厂。马佐平回忆称,“大基金”曾在全国各地资助兴建二十多个芯片厂,每一个平均要 50 亿美元,可他们自己没有技术,只能从国外买,又只能买人家 10-15 年前的技术,这样就算造出了芯片,也只是落伍芯片。如此谈何追上国外?而且这类厂子并不想要先进技术,只想赚快钱。

并且后续他们还得买国外新技术,这样永远只能跟着别人跑。马佐平建议,要舍得给芯片研发投钱,而不是把钱都花在买技术和建厂上,那样就算产出芯片,也落后国外好几年。

美籍华人院士马佐平:中国芯片让人“恨铁不成钢”| 独家专访


其实,中国官方对芯片产业的资金投入,比美国官方还多很多(美国芯片研发主要以民营企业投入为主)。马佐平说,部分国内半导体基金的顾问们,常常带有私心,有的又当裁判、又当球员,既要自己制定基金审核标准,还要让自己的团队来申请,事后还对团队说:“你看,多亏了我,否则你们怎能拿到这个项目。”

对此,马佐平心痛道:“明明都失败了,十几年来,出主意的人还是这些人。”此外,他认为,部分高校的科研能力,也是参差不齐,为了便于发论文,多数都是跟着国外走。有些国外早就不做的东西,他们还在做,即便做出来、也已经过气。

本身就是台积电科技顾问的马佐平认为,中国有科技底子,且已培养出全球最多、最优秀的工程师,如果让有远见、有经验、无私心的顾问团,来指导芯片产业,效果肯定立竿见影。

他说,台湾在 20 世纪 70 年代初决心做半导体时,也是一穷二白,但现在台湾无论是芯片设计、制造,还是封装和测试,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原因正是基于台湾半导体在关键发展期,成立了最高顾问团,顾问团里没有一位本地专家,全是外籍顾问。因为没有利益关系,顾问团们才能毫无私心地提建议。

中芯国际不应只想超越台积电

对于国产芯片寄希望颇深的中芯国际,马佐平说,他的一位大学同学,曾先后担任过任台积电的 CTO、 COO、 及共同 CEO,退休后到中芯国际做独立董事。

最近,对方告诉马佐平,台积电有上万人的高级研发人员,中芯国际大概只有三四百的研发人员。台积电的人才本来就更厉害,人数还比后者多得多。所以,中芯国际怎么可能快速追上台积电?

另一方面,中芯国际创始人张汝京,是马佐平的老朋友,其已从该司辞职多年。马佐平认为,张汝京对中国的 IC 产业,有着不可磨灭的重大贡献,是他把中国的 IC 代工产业,从零提升到全球前三名,这是无人可以比拟的。

美籍华人院士马佐平:中国芯片让人“恨铁不成钢”| 独家专访

图 | 张汝京(来源:百度百科)

但马佐平也直率指出张汝京的两个短板。其一,太急于扩充和建新厂,几乎每年赚的钱都拿去建新厂,以至于公司账面上一直没有赚钱,引起股东极度不满。据说张汝京急于扩充的一个重要动机,是要早日打败台积电。因其曾与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结怨,所以打败张忠谋是他个人的一个重要使命。

但不管是出于干掉对手的雄心,还是出于个人私心,“打败台积电”这一目标都过于狭隘。马佐平举例说,就好比跑马拉松,头一百米超越对手根本无济于事,重要的是在终点获胜。所以,中芯国际不应过分关注当前是否领先对手,而应按部就班地往前跑。

美籍华人院士马佐平:中国芯片让人“恨铁不成钢”| 独家专访

图 | 张忠谋(来源:百度百科)

其二,与张汝京一起创建中芯国际的团队,几乎都是台湾班底,多年来他的核心团队,仍以台湾来的员工为主。这使得后来加入的、来自中国大陆的研发团队,尤其是高层人才深感排挤。马佐平认为,这也是张汝京后续不得不离开中芯国际的原因之一。

三十年来,身在海外心系华

采访中,这位已过古稀之年的老人,多次流露出对于中国芯片的恨铁不成钢之意。虽然从 1949 年就离开中国大陆到台湾生活,虽然从读研究生开始就一直生活在美国。但从 1993 年起,马佐平对于祖国的乡愁,表现得硬核且直接。

1991 年,在一场半导体国际大会上,中科院新疆物理研究所的严荣良副所长(该研究所于 2002 年和新疆化学研究所,整合成为中国科学院新疆理化技术研究所 ),知道马佐平四岁时在新疆待过,想邀请他回国访问。

但由于马佐平次年要去欧洲,所以定于 1993 年访问中国。回国后,严荣良带着他在一月之内,参观访问了各省各地的电子研究所,并于离开前、在北京召开一场研讨会,十几个研究所均出席了会议。

会上,马佐平让他们做自我介绍,结果与会研究人员发现,很多他们正在做的课题,要么是其他研究所也在做,要么是已经做过。如果早点通气,中国科研就能少走很多弯路。所以马佐平说,他在那次研讨会最大的贡献,就是让十几家研究所互相认识,并促使他们后续多交流。

临走前,马佐平接受了中科院名誉教授的聘书,他也觉得该为中国做点事,此后每年至少回中国大陆一次。回美国后,马佐平的研究小组,与中科院新疆物理所的辐射效应小组密切合作,这促使后者成为中国半导体器件的辐射效应中心之一。后来,马佐平还给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发申请,让中科院的五六位技术人员,到他实验室学习了一整个暑假。

2002 年到 2005 年,马佐平与清华大学微电子研究所交流比较密切,主要是共同研发闪存器件。2005 年,马佐平与北大微电子学研究院王阳元,共同成立北大 - 耶鲁微纳电子合作,以期研讨微电子和纳米电子领域的先进课题。

虽然此研究中心,因为王阳元退休而取消,但已经培养出诸多后继之才。譬如中科院当选时最年轻的女院士、北京大学副校长黄如,便是从该研究中心走出的优秀半导体专家之一。

美籍华人院士马佐平:中国芯片让人“恨铁不成钢”| 独家专访

图 | 黄如(来源:北京大学官网)

2003 年,马佐平成为当年美国国家工程院唯一入选的华人院士,这主要基于其从博士就开始研究的 MOS(Metal-Oxide-Semiconductor,金属 - 氧化物 - 半导体)晶体管,尤其是在栅介质方面的研究。

当初,他先是定下栅介质作为研究大方向,后来决定专注于辐射效应对晶体管的栅介质的电性影响。而这一研究方向的发现,本是一个偶然。

马佐平在耶鲁读书时,经常陪同日后成为自己太太、同为耶鲁校友的林彬芳做微生物实验。有一次,她把病毒和细菌,放在透明玻璃试管里,接受伽马射线的照射,以便研究辐射效应、对病毒及细菌突变的影响。一小时后,试管颜色从透明变成了灰色。而林彬芳只专注于病毒受辐射线的影响,完全忽略了玻璃管的变化。

但这恰好被马佐平捕捉到:他研究的晶体管的栅介质,主要成分正是玻璃的氧化硅。他就此获得灵感:既然晶体管一定会显现强力的辐射效应,那么辐射效应对晶体管的栅介质的电性影响,应该值得研究一番。随后,该选题也成为他博士论文的主题。

更重要的是,此后一生他都在研究 MOS 的栅介质。多年后,英特尔、IBM 等公司量产的 High-k Gate Dielectrics 芯片,体现的正是马佐平的早期理念。

自幼兼济天下

关心国是,是很多人对马佐平的直接感受。事实上,他兼济天下的心肠,从小学时就有所流露。在台北老松小学读书时,他被选为班长,有次自习课,老师没在班级,全班非常吵。老师逮到后,问他哪几位最捣蛋,马佐平就是不说,于是挨了一顿打。

至于他考上耶鲁直博,也完全是“迫不得已”。从台湾大学毕业、并服完一年兵役后,很多同学都在申请美国高校,只有耶鲁大学的申请书比较容易填写、申请费用也更低廉,后来马佐平申请成功、并且拿到奖学金。

由于当时信息比较闭塞,直到同学告诉他耶鲁很厉害,他才知道自己误打误撞进了常春藤,并且至今仍在耶鲁。

美籍华人院士马佐平:中国芯片让人“恨铁不成钢”| 独家专访

图 | 耶鲁大学

至于选择半导体专业,马佐平也是凑了个巧。刚进耶鲁没多久,他按规定去老师办公室,请一位教授作他的论文指导教授。恰好那位教授不在,隔壁一位磁学教授,名叫巴克,当场邀请马佐平一起谈谈,并说服马佐平跟着他学习。

巴克说,他下学期要转到半导体领域,还会请贝尔实验室最知名的半导体专家,来定期讲课。后来,马佐平成为耶鲁历史上半导体芯片专业的第一位博士生,并和巴克一起创立了半导体专业和实验室。

1969 年,耶鲁开放男女宿舍在同一栋楼,马佐平借此认识一位台湾大学师妹——即林彬芳。一次在餐厅吃饭,林彬芳知道他学的是电机系,就让他帮忙修电视机。但马佐平并不会修,却也故作镇定地说,修电视机得先给他电路图,没有电路图是不能修的。林彬芳一听,觉得他一定是个电机高手,连电路图都知道。时隔半个世纪,回忆起此事,马佐平至今仍旧颇有几分得意。

后来,马佐平成为耶鲁中国学生会的会长,当时学生会人不多,只有台湾和香港来的同学,还没有中国大陆来的,所以很多事情都需要林彬芳帮忙,俩人由此接触越来越多。在他读研三时,林彬芳正式成为马太太,两人在异国他乡的美国校园,成家结婚。

美籍华人院士马佐平:中国芯片让人“恨铁不成钢”| 独家专访

图 | 左起马佐平儿子、女儿、太太林彬芳和他本人,摄于 2010 年(来源:受访者供图)

生活中的马佐平,是一个溜冰、溜到专业级别的“斜杠 40 后”。学溜冰得从他儿女小时候说起,当时马佐平替他们报名耶鲁冰上俱乐部,俱乐部鼓励家长们一起学,于是他顺势掌握了一项爱好。

而他在后来学会小提琴,也是陪孩子练琴,所以顺手学会了拉琴,后来还跟其他家长们组了一个乐团。

美籍华人院士马佐平:中国芯片让人“恨铁不成钢”| 独家专访

图 | 溜冰中的马佐平(来源:受访者供图)

如果只听马佐平的 “为芯片发声”,你可能会觉得这是一位“怀谏不遇” 且痛心疾首的老前辈。但他 75 岁仍然一年四季坚持溜冰,至今仍未从耶鲁退休,很快他就要结束居家避疫、返校上课,而他也一直都在带中国籍学生。

教书育人、传道受业,大概是他反哺中国芯片的最好方式。当年那位承担同学错误的小班长,如今天天在为中国芯片奔走呼号,深愿马院士之声,可以被听到!

责任编辑:廖云新



标签:   当代人物网 汪言